看免费小说来4G小说网
4G小说网欢迎您,您可以选择[登录]或者[注册新用户]!

4G小说网

搜小说
热书推荐: 超能农民工
温馨提醒:“4G小说网”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十四章:雪淬满地不见少年www.4gxsw.com 4g小说网首发

作者:南街乙露
    “裴公子你看怎么办?”医员的脸再次清晰起来,可那少年眼睛却没了焦距,变得呆愣、木讷。又过了一会,他转身对旁边低泣的啊昭道,“裴家的坟场该打扫了。”声音没了力气,很虚,像踩在云朵上,漂浮着的。

    几日之后

    床榻上虚弱的少年幽幽转醒,眼前的景物渐渐明晰起来,一切都是自己不熟悉的环境,而自己的身体像被车架碾过般生疼,几天前的事情如同快景一般从脑海中闪过,裴萧含一惊,忙撑起身,下地却忽然瘫软了下去。

    此时阿昭推门进来,刚好撞见了这一幕,眼睛有一闪而过了惊喜,忽又暗淡下来。她极快地跑到裴萧含身旁,将他扶起,言语中是难掩的激动,“公子你终于醒了,您都躺好几天了,呜呜~”

    裴萧含却神情恍惚,无心注意啊昭的眼底的疲倦与哀切。忙问,“啊霖呢?啊爹啊娘怎么样了,家里失火了大家都没事吧!”

    似看见熟悉的啊昭,裴萧含眼里有了希臆,那眸子好像在等啊昭给他一个肯定的答案。

    啊昭吸了吸鼻子,不忍再看他的眸,低声答道,“裴尧霖公子没事~”

    裴萧含闪过欣喜,继而抓住啊昭的肩膀道,“那啊爹、啊娘呢?他们一定也没事吧!”

    那少年太好看了,他的一切都很美好,他看着自己,好像把所有希望都压在了自己身上。而现在要自己去打破他那清透的眼睛,啊昭突然觉得自己很残忍,做不到……

    看着啊昭为难的样子,裴萧含突然退却了,他开始注意到今日的阿昭穿了一身白衣,头上有白色的麻布制成的花,而周围的一切……挂满了白绸……隐隐听到一些哀歌~

    “不,这不是真的。”两行清泪下来,少年甩开了扶着他的阿昭,跌跌撞撞地向门外跑去,可是他太虚了,腿脚都使不上力,刚走两步便又疲软下去……

    “公子!呜呜~你还没有康复不能下地啊~”啊昭几乎是冲过去,架住那个摇摇欲坠的少年,一米八左右的男子依着一个只有他胸脯高的丫头一步一步艰难地行走着,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悲伤。

    烟火气冲斥在寒冷的十月天里,一片白绸遇上霜雪竟将这不大的小院装饰得异常寂寥。那哀歌亦将这深秋衬得愈发死寂。

    裴萧含来到大厅,便看见跪坐在灵前的虚弱又疲倦的裴尧霖,几日不见,他瘦了好多。只是那个看起来坚强的少年一见他便簌簌地落了泪。他跑到自己跟前,“阿逸,裴叔叔与裴夫人走了。”忽地便结结实实地拥自己入了怀。

    少年的呜咽声在耳边响起,裴萧含猩红着眼咬牙切齿道,“是谁干的!”

    祭拜过裴勇与蒋釘之后,太过悲伤,裴萧含又陷入了沉睡,他太虚弱了,吸入了太多的毒气,虽然没有致命,但是脏腑多少有些受损,再加上腰部受到了重击,在这深秋里若不好好修养,怕是要留下顽疾,稍有不甚可能还会瘫痪。医员摇摇头提着箱子走了,他只能做到提醒他们,可是家人遇到这种事,谁人可以做到冷静呢。

    等裴萧含再醒来,裴尧霖便将那一碗热了又凉、凉了又热的汤药端到了他的面前。

    看着升腾着雾气的黑色汤药,裴萧含鼻子一酸,看着裴尧霖道,“你觉得啊爹、啊娘走了,我还能咽得下这口汤药吗?”

    “啊逸!”看着他悲伤的眼睛,裴尧霖闪过一丝心疼,那端着汤药的手迟迟不肯放下。

    “啊逸我知道你难过,看若是裴叔叔跟裴夫人在的话,肯定也不愿意看到你这样,况且你这伤可大可小,别落了病跟才好啊!”少年好言相劝,只是那失了血色的唇让他看起来比这躺在床上的裴萧含还羸弱几分。

    最终还是抵不过裴尧霖的软磨硬泡,一碗中药下了肚,还喝了点清粥,勉强维持着身体的各项机能。

    雪簌簌地下,压满了枝头,悲戚的两位少年带领着零星的几个人,在飘着万丈白绸的陵墓中伫立。雪地上铺满了冥币。两副厚重的深红色檀木棺在一片哀泣中覆上泥土,那孔武有力的莽夫挥动着铲子,渐渐将那棺木封尘…

    裴萧含不顾裴尧霖的阻挠从轮椅上落下来,跪于陵墓之前,他那青葱的指尖摩擦着冰冷、光滑的墓碑。指腹拂过那新刻的字样,眼睛里是止不住的酸楚。

    望着地上的少年,裴尧霖亦没忍住红了眼眶。

    丧礼过后,裴萧含提出想自己走走,遣走的陪同的啊昭以及时刻贴在他身旁的裴尧霖。见他意志消沉,裴尧霖只好依着他。

    裴萧含自己推着轮侧,走出了村口,瞳孔迷离地望着远方,下雪的天空极美,只有蓝、白两色。恍惚间又再现了裴尧霖刚刚跟他拉钩约定的事,“啊逸,答应我晚饭前记得回来,一定啊,不要忘了。”他勾了勾唇,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的脸掠过了一丝浅浅的笑,好像还是那个温润如玉的人儿,装点了一幅霜雪画卷。

    “傻小子…”他喃喃曰。

    他穿过集市,旁边多了几分议论,少年蹙眉,转身往另一个方向去了,这边安静许多,过往的人极少。他恬淡地走着,极力地想将自己的思绪抽一些出来欣赏这绝美的仙境,可是却总有东西萦绕心头。忽然一些声响从废楼的转角处传来,少年木然停下,手中的力道渐渐加紧…

    “你说裴家的人要是查出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你只要记住那些事情我们从来没有做过,那天我们只是去了万花阁,之后便打道回府了。”

    “知道了张老爷…”

    杜锦刚刚回完张老爷的话,便对上了转角处那愤怒的眸子,“裴…裴……”

    “裴什么裴呀!不是刚跟你说完不要再提这件事了吗?”张老爷打断杜锦结结巴巴的话,匆匆警告道。

    “不是,裴萧含。”杜锦震惊地伸起手指~

    张老爷瞳孔放大,顺着杜锦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那满身戾气的裴萧含在他们身后。

    他那眸子好像要将他们射穿。只见他撑着慢慢轮椅站起,一步、一步、一字一句冲他们道,“为、什、么。裴家与你们、无、怨、无、仇!”

    两人瞬间无比惊慌、看着少年从轮椅上倔强地站起,只是身体还没有痊愈的他,又在他们面前失衡倒了下去。

    “这下怎么办?”

    “老爷裴公子都这副病态了,出了什么事也是情有可原的。”杜锦扯着嘴角,露出了奸险一笑。

    张老爷无神地点点头,抄起身旁的木条子朝裴萧含走了过去。

    那少年艰难地在地上趴着,柔软的雪地让他使不上力,白色的衣物沾上了墙角的污秽,头发顺着倾斜的身形坠在了身侧,有了几分狼狈。只能怒目圆睁地瞪望着眼前的那两人。

    杜锦嬉笑着在他面前站定,接过张老爷手中的棍棒,呵斥一身,“哎哟!裴公子怎么这么不小心呐!”随后便扬起棒子,重重地落了下去…

    雪下得更大了,那少年满身血污地倒在雪地里,新落的雪花稀稀落落地铺满了他的周身,他那隐忍的眸子里带有一丝不可见的厌恶。那白花花的六瓣冰晶染上了鲜红,在这茫茫雾色中开得妖艳。落在他眸子处,睫毛轻颤,落下一片透澈清凉。他渐渐变得空洞,用他依旧文雅的声音喃喃细语,“到飧时了……”

    裴尧霖着急地在院子踱步,眼看着快要到了夜幕时分依旧不见少年的身影,啊昭从外面跑进来,他希翼的眸光随着啊昭的摇头重新变得暗淡。

    “你说公子会不会…”啊昭眼框微红。

    “不会!他答应过我的,他不会食言。”裴尧霖坚定道,眼里是波光粼粼。

    话虽如此,啊昭还是捕捉到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动摇,果然看着桌上热气腾腾的饭菜以及那一直空荡荡的门庭,他还是忍不住寻去了。

    那一身青衣的少年疾跑着,身上是单薄的几件。很快便消失在了蒙蒙的雪雾中,只有那嘹亮的声音回荡在寒冷的空气里。

    裴尧霖寻了他能想到裴萧含会去的各处地方都不见人,陵墓、桃林、凉亭跟常去那家茶楼都没有。心脏处忽地焦躁不安,变得六神无主、无头苍蝇地寻。

    脑海里想着的是他会恶着霜雪,会不会在哪个地方歇脚躲避这鹅绒大雪。他喜欢素净的衣物不会往脏秽的地方走,他恶喧闹,他会…他会往淡雅素净之处……

    脑海里交织着各种各样的声音,可是在转角的土灰墙旁边一小堆雪山压着的竹子模样拓印的飘带显露出来,赤果果地刺痛裴尧霖的眼睛。

    他疯了一样飞奔过去,从大雪中捞起那人儿,摸着他冰冷的身躯,怒号着,泪如断线的珍珠落下来。

    “呜呜,啊逸你别吓我啊!啊逸…”他摇晃着怀里的人儿,散开了周身的雪。“走开啊!裴萧含不喜欢雪的。”他悲戚着,伏在他的肩头上,可那人而却没有了往日的生息。嘴角的血迹已然成冰,身体冰凉而又瘫软。

    .

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