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免费小说来4G小说网
4G小说网欢迎您,您可以选择[登录]或者[注册新用户]!

4G小说网

搜小说
热书推荐: 超能农民工
温馨提醒:“4G小说网”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51章 宗师3www.4gxsw.com 4g小说网首发

作者:嬴天尘
    天空是一片蒙蒙的白。高耸入云的天山像是融化在这片雪白中。

    分不清是冰雪还是云雾的颜色。

    焚焰圣宗的山门就坐落在天山之巅。错落有致的宫室按阵法分布排列开来,像是周天星辰隐藏于云雾之中,与那凄冷的寒风融为一体,别有几分诡异。

    一个女人坐在主殿中。四周没有灯。

    她秀发如云,脸如冰雪,周身裹着层层黑纱,裙摆顺着修长的腿在漆黑的座椅上铺开来,一只雪白的手臂轻搭在倚侧,双眸微微阖着,仿佛海棠春睡。看上去慵懒、美丽、摄人心魂。

    但当她睁开眼睛时,这双眼睛里透露出来的冰冷、怨恨、恶毒,却又让人不寒而栗,心神几乎为其所摄。

    任何人看到这双眼睛,便会明白,她已摒弃了一切正面的情感,活在这世上的每时每刻,都没有半分欢愉可言,只在愤怒、嫉妒、憎恨的火焰中煎熬。这火焰不仅灼烤着她自己,还要烧向别人。

    当原不为入得殿中,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双眼睛。

    “你来迟了。”迟晚晚闭阖的双目已然睁开,身体没有动,目光冷冷投向他。

    她眼中看不出半分温情,仿佛注视的不是自己腹中亲生的骨肉,而是一柄亲手铸就的,冷冰冰的,用来复仇的剑胚。似乎只有将这剑胚铸成,将剑尖戳进另一个人心口时,她才会感到真正快意。

    原不为不躲不闪地迎着她的眼睛,轻声道:“不,夕阳未落,还有一刻钟。”

    暮色自云雾间落下,追逐着他一同入得殿内,却只照入三尺便停步,似乎也在惧怕这殿内过于浓重的黑暗。

    原不为脚步未停,径自踏入这片黑暗之中,没有半点迟疑,停滞,抑或恐惧,像是任何一个风尘仆仆而归的旅人。

    他头顶,肩上,还有未化的雪花。

    这样不同于以往的反应引起了迟晚晚的注意。她惊奇地注视着面前的少年,像是突然发现一只总是瑟瑟发抖的小老鼠第一回向她亮出了爪子。

    “好!你很好!”

    她突地笑了起来,笑声中带着狂喜。周身的气流拂过她漆黑的裙摆,宛如狂风卷过殿内,呜呜作响。

    “这样才像是他的儿子!”

    这个“他”字,从她嘴中吐出来,都像是淬毒的匕首被投出,泛着幽幽的冷。

    “……也只有这样才能杀了他!”

    原不为注视着这个如疯似魔的女人。

    他仔仔细细、认认真真,从上到下将人打量了一遍,唇边忽而泛起一丝极淡的弧度。仿佛已将她从里到外看穿。

    似乎带着怜悯,又带着讥诮。

    迟晚晚本能受到冒犯,立刻蹙起眉:“你笑什么?”

    “我笑宗主你想的太过天真。”

    从出生起,原身就不被允许喊出娘亲这个词,恰好原不为也不想喊。

    他突然上前一步,真气鼓荡起他漆黑的衣袍,凌乱的发丝随之飘舞。

    他头上、肩上,周身上下,片片雪花被真气震荡开来,化作无数锋利的冰片,直冲迟晚晚面门而去。

    杀气像飞雪一般飘荡开来。

    迟晚晚眼中闪过一丝意外,反应却不慢。她身形未动,只抬起一只雪白的手腕,手腕翻转间,无形的吸摄之力便在她面前形成了一道漩涡,将那漫天飞雪吸摄在掌心三寸之内,化作蒸腾水雾。

    水雾在殿中弥漫,于极寒的温度之下,迅速化作丝丝白气。

    她一双冰冷的眼睛,隔着水雾看向殿下的少年,仍是不见半分愤怒,语气中竟似十分欣慰:“好,这样更好!我本以为你优柔寡断,想不到竟有如此果断魄力,大大出乎我意料。”

    原不为仿佛什么也没做一般,还饶有兴致地问:“宗主不生气?”

    “我好得很。自古神兵先伤人后伤己,你若在那人面前也不手软,十年之后,那人当有一报!”说到这里,她竟是拍了拍手,又大笑起来,状极满意。

    “所以我笑宗主天真。”

    原不为残忍地打断她的幻想。

    “父子相残,殊为可悲。但父既不爱子,又谈何可悲?”

    正如你这亲生母亲,面对亲生骨肉挟杀气相迫,不也同样没有半分惊怒吗?

    迟晚晚的笑意戛然而止。

    “父不爱子,谈何可悲……”她喃喃念着这句话,眼神中的怨恨似乎更深了。

    原不为又插了一刀:“父子相残?在那人看来,或许便是那陪伴他二十年的贴身佩剑当场折断,此痛也更甚百倍。”

    原不为的话仿佛戳中了她从未想过的盲区,让迟晚晚眼中第一回出现了茫然之色。若是筹谋多年,最终却不能给对方带来丝毫伤害,那么她这十年的怨与恨,岂非只是笑话一场?!

    心脏中那时时啃噬着她的火焰似乎再也压制不住,与怨恨不甘一并爆发。她凄厉地叫了一声,立时便发起狂来。

    “整整十年,我忍了整整十年!”

    “这十年……竟是白用功!”

    平地似刮起飓风,汹涌如潮的真气喷薄而出,但听无数噼啪声响,四周地面几乎被犁了个干干净净。漆黑的丝绦宛如钢铁铸就的长鞭,猛然击向原不为。

    “……既如此,我留你又有何用?”

    殿内响起刺耳的尖啸之声。

    原不为轻轻叹了一口气,双袖向前一推,足尖便点地而起,只是向边上侧开了一寸,便轻飘飘避开了这一击。

    而那丝绸也在转瞬间变向,继续向原不为袭来,他再次向着旁边一闪。

    以他这具身体的实力,本不该如此轻易闪避。偏此时的迟晚晚内息混乱,精神极不稳定,本就破绽百出。若是恰有一位精通刺客之道的一流高手在此,出其不意之下,只怕立刻能让其身死当场。

    “宗主所求,我能帮你。”

    少年的身影从容于漫天攻击中闪避开去,宛如闲庭散步于花丛之中。在这等险境之中,他竟还能徐徐吐气开声。

    “如何让人痛苦,不甘,追悔莫及,只需毁去他最在意的事物便是。”

    “那人最在意的是什么?”

    迟晚晚一时情绪失控,此时渐渐冷静下来,含恨道:“自是容清月那贱人!还有他天下第一的剑道。”

    “容清月最在意的是什么?”

    迟晚晚顿了顿,道:“那贱人最在意的从来不是他,而是玄月宗的传承!”

    “那便是了。”随着迟晚晚恢复平静,原不为也轻飘飘落在地上,轻声道,“毁掉玄月宗,就毁掉了一个容清月,半个楚天南。”

    迟晚晚已经彻底安静下来,用深沉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的少年。

    “而剩下半个……”原不为语调平平,轻描淡写,“交给我。”

    “不出十年,天下第一剑,便会易主。”

    迟晚晚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少年眸光湛湛,平静地投下如此掷地有声的话,恍惚让她又想起了当年那个人。但见过方才原不为如何从容写意的躲避开她的攻势,以他展露的资质,迟晚晚无论如何也说不出不信的话。

    狂风早已止歇,殿中涌动的黑暗更浓了几分,迟晚晚的眼睛里突然交织出说不出的复杂色彩。

    她居然鬼使神差信了一个十岁孩子的话:“玄月宗领袖正道诸派,有六位宗师坐镇,非圣宗一家所能匹敌,你可知你放下怎样一番豪言?”

    原不为笑了起来。

    他笑的很温柔,很好看,那张稚气尚未彻底褪去的脸还带着几分天真的味道。

    “一家不行,便一统魔门三脉九宗。”

    “那时,宗主定能得偿所愿。”

    他的每一个字都极诚恳,极真挚,似乎一个再孝顺不过的孩子,费尽了心思想出来一个好办法,要讨母亲欢心。

    迟晚晚定定凝视他片刻,脸上突然重绽笑颜:“好,好孩子!不愧是我的儿子!”她温柔地招招手,示意原不为过去,声音中突然充满了慈母般的关怀。

    原不为看她变脸,坦然上前。

    “这是我焚焱圣宗圣子的信物。”她突然取出一柄精巧的匕首,漆黑如墨的剑刃上,仿佛有血线淌过,“好孩子,来。”

    对于一个年幼便少有关爱的孩子而言,亲生母亲这般温柔的关切,足以让他忘却过去的一切不好:“一旦修成焚焰心诀,你便是我圣宗当之无愧的圣子,兴许将来收服三脉九宗,向那负心人复仇,娘亲也要倚你为臂助哩。”

    她幽幽一叹,说不尽的幽怨。一双含着愧疚与期盼的眸子已微微湿润。

    “好孩子,你不会怪为娘吧?”

    殿内沉默片刻,少年突然轻笑一声。

    “不,当然不怪。”

    暮色已彻底消失,冰冷的月光如水银淌了一地。昏暗的宫室之中,这对亲生母子仿佛终于解开了多年心结,望向彼此的目光都透着眷恋与亲近。

    许久之后,一道小小的影子踏着月光走出大殿,每一步都走得很稳。

    他微微仰头,月色落入他眼中。

    “少宗主,多谢你。”

    一名绿衣女子突然现出身来。她身姿轻盈,像是一截杨柳枝从枝头荡起。

    “宗主多年来深陷心魔,那人已是天下第一,宗主也未必不知报仇无望,不过是靠仇恨支撑而已。她心头痛苦煎熬,如此待你实属无奈。”

    “我知道。”

    “若非少宗主点破迷障,重新给了宗主目标与希望,宗主不知何时才能振作,属下替圣宗上下谢过少宗主。”

    “不用谢。”

    少年露出一抹动人的笑,月色在他眼中荡开来,极温柔,也极真挚。

    “我只希望,除却仇恨之外,这世上再多些让她在意之事。”

    “……如此便足够了。”,,,.....,,,m..  ...

    还在找"据说我以理服人[快穿]"免费小说?

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