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免费小说来4G小说网
4G小说网欢迎您,您可以选择[登录]或者[注册新用户]!

4G小说网

搜小说
热书推荐: 超能农民工
温馨提醒:“4G小说网”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433章 皇帝的考校(上)www.4gxsw.com 4g小说网首发

作者:路人家
    正说笑间,房门却突然被人开启,旋即一个声音由外响起:“什么事如此有趣,竟让老九你笑个不止啊?”    李凌在见到有人推门而入时还吃了一惊,这儿可是归海居四层,专为怀王单独安排的屋子,外头更有不少护卫把守,怎就有人能轻易进来?不过随着那说话之人从前方屏风转出来,而孙普又已起身似要行礼,他才身子一震,也赶紧起身下拜:“臣李凌拜见陛下!”    这位突然而至的老人赫然正是当今天子孙雍,而跟在他身后只两步外的,也不再是熟悉的韦棠,而是同样笑吟吟的左相陆缜。    这下确实大大出乎李凌的意料,让他心乱惊讶,除了行礼,都没能想出其他东西来。皇帝也看出了他的手足无措,便笑着一摆手:“你们平身吧,不必拘礼,这又不是在朝堂上。”说着,已上前坐到了主位上,又冲怀王和同样行礼参见王爷的陆缜一笑:“你们也都坐下说话吧。”    直到这二位相继落座,李凌才迟疑着起身,脑子依旧有些发懵,因为这冲击可实在有些大啊。可以说,现在他面前的,就是大越朝中最尊贵,最有权势的几人了。皇帝、宰相和亲王,这三位就算是朝廷命官能近距离接触其中之一都是很大的荣幸,更别提一下同见三人,而且是在人全无准备的情况下,饶是李凌再镇定,一时间也是回不了神的。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坐下的,直到三人都寒暄了几句了,方才有些回神,然后正对上怀王有些促狭的眼神:“这次本王也让你措手不及了吧?”    嗯?李凌又是一怔,对方这话似乎是指自己也曾让他措手不及啊,有过吗?转念一想后,他才想起之前自己在报上刊登了那揭露边学道种种罪行的文章也没有提早通知已是书局东家之一的怀王。所以他才故意没有提醒,也让自己吃了一惊?    想到这点,李凌顿感哭笑不得,这位王爷还真是平易近人呢,连报复人都用的这等手段,完全没有半点以势压人的意思呢。再一定神后,李凌也就明白他为何特意叫来自己,却又只是催更和东拉西扯了。很显然,真正想见自己的并不是怀王,而是皇帝。    这个认知让李凌既感兴奋,又不觉有些紧张,皇帝是不可能没事想见见自己的,必然有事情要交代自己去做了。而这事也必不简单,就跟当初让自己劝说张儒师一样,必然有着某种难点。    李凌的思绪到此为止,因为皇帝已跟他说话:“李凌,你才刚从西南归来不久,居然就又在京城闹出了这么大件事,实在叫朕都不知该如何评价你才好了。”    “臣知罪,臣确实不该因一己私仇让朝廷的名誉受损。”李凌很是识趣地赶紧先来个自我批评,但随即又把话锋一转,“但还请陛下恕罪,臣当时也确实是没了其他法子,才不得不出手反击,要不然,丢官事小,臣和家人性命都将难保了。”    “哈哈,你不必如此急着为自己开脱,陛下并没有怪责你的意思,要不是那边学道自己多行不义,你也不可能把他怎样。”陆缜笑着安抚了他一句,一旁的皇帝也是轻轻点头,表示认同。    李凌这才稍稍放心,随即又壮着胆子小心打量几人,说道:“既然陛下并不曾怪责于臣,那今日……”皇帝的突然召见实在让他太感好奇了,终于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朕要见你自然是有事要你去办,不过在此之前先说说其他。你这一年里身在西南,助定西侯平定当地蛮人之乱,也算是劳苦功高了。”    “陛下言重了,臣既为朝廷官员,奉命前往西南,就有守土之责,虽稍稍帮了点小忙,但却不敢言功。”    “你也不必过分谦虚,功就是功,任谁都不会否认的,朕也一样。不过你可知道,为何你都回来有段时日了,朝廷对你所立下的两桩功劳都只字未提吗?”    李凌有些茫然地摇头:“臣不知……”他之前也确实觉着奇怪,为何自己做了这么多,即便算不上功劳,苦劳总是有的吧,怎就不见朝廷有任何表示呢?    若说之前,还能以边学道从中作梗来解释,可之后,这位顶头上司都被扳倒了,也不见朝廷对自己有所封赏啊。即便他口中说得再随意,认为赏不赏的无所谓,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当然,这点心思现在是不可能在皇帝跟前表露出来了。    皇帝笑看着他,慢悠悠道:“因为朕一时间拿不定主意该如何赏赐于你啊。若只是赏你一些金银珍宝,实在有些轻了。”    不,我觉着这等赏赐还是挺合适的,只要数量够多,只要可以拿了换钱,我还是挺乐于接受的……李凌心里一阵嘀咕。    “至于再升你的官,至少户部之内怕是很难有合适的职缺了。你纵然功劳不小,奈何资历实在太浅,满打满算,入朝也不过区区两年时间,若再提拔你为六品甚至更高的官位,可能就要引来物议,反倒是揠苗助长,不甚美了。”皇帝继续说着自己的考量。    一旁的陆缜也深以为然地点头附和:“陛下所虑甚是,这些年来朝中提拔官员早有规矩,你这样的情况若真强行升官,便会被人视作幸进,为百官所不服。所以陛下不作封赏,确实是对你的一片爱护之情。”    李凌自然明白他们所言在理,这时便再度起身拜谢:“陛下对臣如此关照,实在叫臣受宠若惊,臣……”    “好了,这些虚套的话就不必说了。”皇帝打断了他的说辞,继续道,“不过有功不赏确实会让人感到寒心,你李凌更是我大越朝多年来少有的良才,朕岂能让你受了委屈?这些功劳,朕都记着,他日总是要还给你的,而眼下,就已经有了一个能让你得以再进一步的机会了。”    “陛下是指?”李凌心思转得很快,隐隐已猜到了什么。    “京察已近在眼前,以你此番在户部立下的功劳,在本次京察中必然是能得个上下之评的。到时朕再提拔你一手,自然就没人敢多说什么了。”    这三年一度的京察,对在京四品及以下的官员们来说确实是一道坎,但同时,这也是一个受到提拔,从此走上人生巅峰的机会。    因为京察的评考是分作九等,即上中下内又分上中下。一般来说,上上是不存在的,上中也是凤毛麟角,故而上下就是政绩第一流的存在了。能得到这样评价的官员,那必然会在京察之后得到重用提拔,而且无论资历如何,朝野间都不会有什么非议。    要知道,这可是一个官员在自己任上三年里的成绩总结啊,可实打实的功绩,还是通过吏部诸多官员审校通过的,难道还能有人强过这些专业人氏吗?    所以说,京察不光是京中官员每三年一次要过的难关,也是许多真正能力强,又有德行的官员的一个绝好机会,只是这样的人终究只是少数,绝大多数官员对京察一事还是深怀担忧的。而显然,以李凌在户部的功劳,却当属于那一小撮人了。    明白这一点的李凌顿时精神一振:“陛下如此重视信任于臣,臣实在感激不尽。”    “呵呵,朕素来就说,听其言不如观其行,你真要觉着感激,就在将来把交给你的差事办好了来回报于朕吧。”皇帝看着他说道,语气虽然轻松,但话语中的分量可是极重了。    李凌也是把脸色一肃:“臣自当尽力做事,不敢有所懈怠。”    “那就好。”皇帝点头,又看了眼陆缜,后者会意,开口:“这次京察之后提拔你是必然的,但将你安排去哪里,却又有计较,而此事,却不是随便一想就可决定了,还得看你能力如何了。”    “其实打从看出你是可造之才开始,朕就一直都在考校你的心性与能力。你对张禾丰有情有义,说明为人还是不错的;身在户部,却廉洁奉公,更可知你非那些目光短浅的愚蠢之徒;还有就是这次去往西南的种种行径,就是皇城司那边众人,都要夸你一句智勇双全,材堪大用了。”    皇帝的这一番叙述,都让李凌有些脸红了,这夸许的味道太重了,自己真有这么好吗?随即,他又隐隐想到了点什么,很显然,之前一路伴随自己出生入死的杨家兄弟除了保护自己周全的职责外,也有贴身观察自己能力如何的意思在里头,或许这才是他们最要紧的职责了。    孙雍笑看着他:“不过光只有这些优点,终究还是有些不够。好在你于回京后又展现了自己不同的一面,那对付边学道的手段足够老辣,而且懂得运用自己手中的筹码,而非一味持正,作那君子之态,那就证明你的心机也够深。    “不过还有一样需要考校的,一时却不好弄了,所以朕今日才会来此见你。”

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