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免费小说来4G小说网
4G小说网欢迎您,您可以选择[登录]或者[注册新用户]!

4G小说网

搜小说
热书推荐: 超能农民工
温馨提醒:“4G小说网”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55章 转世灵童www.4gxsw.com 4g小说网首发

作者:污门说书人
    春秀堂里,那平时跟谁都爱答不理的小凤仙儿,今天头回到戏台下边儿来了。

    高兴的张嘴就要厢房见客,请人入闺。

    周围榜一二三的老爷们傻了眼,自己给打了半年多花榜,都没听过这么句好话,看小凤仙儿见了那人的高兴模样,一个个感觉头晕眼花,眼前直冒绿光。

    这人谁啊!!!

    一个个恨不得吃人的目光看向林寿。

    “九,九爷……”

    糊图幽怨的看着林寿,小肉手上转着的核桃都不香了,满脸横肉上那委屈的模样,跟失宠的小媳妇一样。

    “您还说没来过,我看您门儿清。”

    “去,别瞎说,我是那不正经的人吗。”

    林寿看看靠过来的尤物小相公,也没想到糊图说的小凤仙儿是他,没想到他见了自己居然这么热情。

    这小凤仙儿,本名姚鹤笙。

    林寿之前见过,去年他来八大胡同查麻风病的事,当时顺手救过一个被人追的小相公,就是这姚鹤笙。

    两人当时一面之缘,姚鹤笙虽说让他随时来,但林寿没当回事。

    后来林寿还见过他一次,在皇宫里,乾皇万寿宴的时候,他在唱戏的戏班里,但那回只是远远瞥见了一眼。

    总共就这么两面儿,他见自己应该只有一面儿,也不知怎这么热情。

    林寿看了看周围一帮打榜舔狗老哥们,现在正要吃人一样的眼神盯自己。

    怎么说?这算抢男人吗?

    啧,没想到咱居然有一天会增加这种无用的人生经验,林寿乐着摇摇头道:

    “厢房就算了,你上去唱个最拿手的吧,便算我听过了。”

    “先生说要听那我便唱……”

    姚鹤笙粉唇轻启,软软的半个身子贴过来,香风凑在林寿耳边说道。

    “但恳请先生留晚一些,晚会儿还是去我厢房说说话……”

    人在近处媚眼上很长的睫毛,吹弹可破的白皙肌肤,这哪看得出一点男人的痕迹,这完全就是个女人。

    林寿眯了眯眼,就说一面之缘不至于这么热情,这是有什么事要跟他说?但是他摆了摆手,只让姚鹤笙上台去唱,没搭理,最近懒得管闲事。

    然而,林九爷不管闲事,不代表没人不长眼的来招惹他。

    这正说着呢,院外边儿新进来了一个主顾,玩着玉转子提着鸟笼子,带着帮下人,拽的二五八万一样,这是九门提督家的大少,今天就为了拿下小凤仙儿来的,一进门来,正好撞见了这一幕,他心心念念的凤仙儿,竟然跟人耳朵边儿亲近说话呢。

    九门大少纨绔子弟,横行京城豪门圈里也是有头有脸的,他看上的东西就不许别人碰的主,哪受的了这个委屈,气坏了,上来就要从后面扒拉那人脑袋。

    然而,九爷什么功夫,能让个纨绔给碰了么,隔着老远就感觉到了,然后……

    喀吧!哎哟!

    九门大少的手直接就给抻脱臼了,疼的在地下打滚!周围人吓了一跳,看清楚人,这不九门提督家的大少吗,怎么了这是?

    林寿才扭头一看,无辜道:

    “你干嘛呀?碰瓷?”

    啊?九门大少一听,怎么还有恶人先告状的,不是你拧的我手腕子么!

    但林寿出手太快,他当事人知道,周围人啥都没看见,不知道怎么回事。

    家丁下人过来搀扶,还以为人摔着了,春秀堂的老板伙计也赶紧上来,哎呀九门大少您来了怎么不指使一声,这怎么回事,黑灯瞎火撞着哪了?

    林寿这才知道,哦,这是九门提督家的大少,但你没事想偷偷摸我头干什么?

    想想来这养小相公的人,多少有点龙阳之后,林寿突然一阵恶寒,卧槽!这人刚才不是要对自己耍流氓吧?

    九门大少疼的一头虚汗,指着林寿:

    “你!你!”

    “滚滚滚,爷不好那口。”

    九门大少一懵,什么玩意儿?他哪跟的上林寿那个神经病一样的脑回路,不过并不影响他耍横。

    “敢打我,你知道我爹是谁吗!”

    嚯,林寿眉头挑了挑。

    “你知道上个说这话的什么结果吗?”

    “什…什么意思?”

    “没事,哪天咱给你评个京城四大名爹,我帮你爹出道。”

    九门大少纳闷儿极了,这是个疯傻之人吗?他说的话怎么我都听不懂啊?

    但他感觉手越来越疼,咔嚓,胳膊突然也脱臼了,哎!这怎么还有后劲儿!

    啊!疼!疼!杀猪一样的叫喊中,刚出场不到一炷香功夫的九门大少,就这样被抬走送医了,来去如风,快了纨绔。

    林寿看着这试验效果,还不错。

    地字九品,暗劲。

    这是活死人之夜时,他缝那个被十三号做成活死人的大师谭腿王,得来的奖励。

    精湛的发力技巧,林寿只打了一下,但是暗劲会残留在对方体内,持续发作。

    林寿略施小惩,希望那死基佬能涨点记性,不要打自己的主意。

    咱九门大少若是知道了林寿所想,非得冤死不可,误会!都是误会!

    春秀堂里,一出闹剧。

    姚鹤笙上去唱了会儿戏,却忽然发现下边不见了林寿的踪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带着糊图走了。

    八大胡同口。

    “九爷,不劳您送了,咱这回去了。”

    糊图跟林寿道别,人走了。

    林寿跨上自己的三轮灵车,正要蹬起来呢,就感觉后边车斗一沉。

    一回头,姚鹤笙坐上了。

    “你这性子可够蛮横不讲道理的。”

    林寿伸手要去拎他脖子,把他扔下去。

    “我这不叫蛮横,这叫趋炎附势好钻营,先生,我真走投无路了,求您救我一命。”

    林寿听了奇怪,乐着问道:

    “你花榜上那么些官道商道的大主顾,不去趋炎附势,你我一面之缘,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呀?是不是使错力了?”

    林寿拍了拍自己的三轮车,殡仪二字写在上面呢,那意思哪有跟二皮匠使劲的。

    然而,姚鹤笙却摇摇头。

    “先生,你我不是一面之缘,您不记得了么,先皇万寿宴的时候,我们见过啊。”

    话一出口,林寿眉头一皱。

    “我见过你,你又何时见的我?”

    “先生在皇宫里出入自如,大内高手都发现不了,是有大本事的人,小手性命高悬只有先生能救!求先生慈悲!”

    姚鹤笙见左右无人,一边说着一边撩起了亵衣,露出白皙盈盈一握的小腹。

    脐下三寸,一朵白莲绽放。

    ……

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